热线:0371-66681587

地址:郑州高新技术 产业开发区冬青街55号企业加速器C9-2         联系电话:0371-66681587      18603718317         邮箱:rgxnykj@126.com
 

Copyright (c) 2017 河南睿光新能 源科技有限公司                     
         

>
>
>
湖南“太阳能路灯腐败”牵出400余人 近2000盏灯不亮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湖南“太阳能路灯腐败”牵出400余人 近2000盏灯不亮

◆太阳能路灯等 新兴惠民项目是容易被忽视的腐败高发地带,亟待针对当前 该领域存在的定价、质量标准、招投标等方面漏洞,完善规范,加强监管
 
一是管理多头
 
二是资金复杂
 
三是市价混乱
 
四是标准缺失
 
 
从中央纪委、湖南省纪委交 办的一起信访举报入手,湖南省湘西土 家族苗族自治州纪委“顺藤摸瓜”调查,发现当地农村 太阳能路灯项目部分质量低劣,刚装不久竟过半数“失明”,或者存在数量 严重短缺、采购价格虚高等问题。
 
近3个月来,湘西州纪委、监察委在近600个太阳能路灯 项目中发现“腐败利益链”线索近200条,约谈、诫勉谈话、立案查办包括 多名县级领导干部在内的400多名公职人员 和工程承包商。
 
在纪检、监察部门强力 反腐和群众踊跃举报的震慑下,一些地方出现 了公职人员主动交代问题、退缴违纪违法所得,部分施工单位 主动压低路灯建设报价并自行更换问题路灯的情况。广大群众对此 拍手称快,在不少项目检查现场,主动为纪检干 部提供问题线索。
 
“太阳能路灯腐败”绝非湖南湘西 一地独有的问题。参与查办案件 的纪检监察干部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太阳能路灯等 新兴惠民项目是容易被忽视的腐败高发地带,亟待针对当前 该领域存在的定价、质量标准、招投标等方面漏洞,完善规范,加强监管。
 
 
▲ 1月11日,湘西州食药局、工商局、质监局联合永 顺县纪委到首车镇中坝村检查农村太阳能路灯
 
▲ 1月23日,湘西州纪委工 作人员核查保靖县比耳镇比耳村路灯整改情况
 
【“问题路灯”重新亮了】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获悉,通过开展“光明行动”,以及在湖南各级纪委、监察委强力查 办案件和群众踊跃检举的震慑下,一些公职人员 坐不住了,他们带着成捆的现金,到纪检监察机 关主动交代问题、退缴违纪违法所得。
 
湘西州纪委一 位办案人员说,春节前,湘西州一名正 处级干部一大早就怀揣着10万元现金走进 州纪委大门,主动交代自己 的违纪违法问题;不久,这名干部的副 手也带着7万元来痛哭流 涕地交代;随后,一名副局长、一名副县长等 也相继主动交代问题……
 
今年1月3日,本刊记者在花 垣县监察委采访时,正巧遇到一名 基层干部带着50余万元现金前 来交代自己多年来在负责当地农村太阳能路灯和太阳能热水器发包工作中的违纪违法问题。
 
“这种提心吊胆 的日子太煎熬了!我看到纪委发 布的通告上说,如果主动交代问题,作出深刻检讨,会视情节轻重 依纪从轻或减轻处分。”这名基层干部哭着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所以挣扎了很 久还是决定早日向组织坦白。
 
据了解,目前,湘西州各级纪 检监察部门已受理三十余人主动交代,其中包括县处级干部、乡科级及以下干部、工程承包商,退缴违纪违规 资金数百万元。湘西州纪委、监察委在接受“自首”的同时,整合州县市审计、质监、工商等部门力量,逐村开展的查 处工作也在不断取得突破:
 
保靖县扶贫办 给某村安排的20万元路灯项目资金,有11万元被虚报冒领;
 
花垣县一部门4名干部集体私 分能源项目“回扣”资金110万元;
 
永顺县灵溪镇 一个村合同安装路灯数为180盏,实际只安54盏;
 
龙山县一个职 能部门将一个200万元的路灯项目分成186万元、14万元两个项目发包,逃避公开招标……已约谈400多人,立案查办数十人。
 
前期那些“做了手脚”的工程承包商 有的在纪检监察部门督促下整改,有的迫于外界 压力悄悄自行整改,少装的补上,质量差的换掉。截至3月初,湘西全州约3200盏“问题路灯”重新亮了起来,农村太阳能路 灯亮起来的比例达到99.8%。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在元宵节时走进大哨村看到,晚上7点,村里一度“失明”的56盏太阳能路灯 全都亮了起来,把村道、井台、文体广场照得 亮堂堂的。
 
“我们之前反映 了好多次,也没有人来修。多亏了这次纪 委来查灯,我们再也不用 摸黑走夜路了。”一位村民说。
 
湘西州纪委、监察委有关人士表示,目前,集中治理行动第一步“亮起来”已初步完成。接下来要督促 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实现“亮得好”,按照合同规定 整改到位“亮下去”,建立长效维护机制“亮在心”,通过查处腐败 点亮群众心中的明灯。
 
【警惕新兴惠民 项目存在监管盲区】
 
在采访调研中,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反映,通过强化扶贫 攻坚领域监管,覆盖“两不愁三保障”资金和通水、通路、通电建设资金等领域,“雁过拔毛”式腐败行为得 到了有力遏制。但类似农村太 阳能路灯等惠民“新兴项目”存在监管盲区,亟待引起重视。
 
长期从事廉政 学研究的湖南商学院资深教授王明高说,此次湘西纪检 监察部门从一件交办的信访举报个案出发,以小见大、举一反三,通过张贴通告、媒体发布等形 式敦促涉案者主动交代,以及通过“村权监督微信群”等“互联网+”方式让老百姓 参与监督,在加强新兴惠 民领域监管方面做出了积极尝试。
 
有市场调研显示,随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战略 深入推进,到2020年农村太阳能 路灯需求量可能达到2200万盏。受访专家表示,这个巨大的市 场大量涉及公共资金建设和采购,必须强化监管,防止出现权力 寻租的空间。
 
多位受访参与 查办案件的基层干部指出,类似太阳能路 灯等新兴惠民项目中存在滋生腐败、损民问题,尚存风险点。
 
一是管理多头。例如,农村太阳能路 灯实施业主多,涉及农委(能源办)、扶贫办、财政、住建等多个部门。每个部门都有权管,但又因缺乏专 业知识不会管,同时也缺乏部 门协调机制、无法实现全程管到位。
 
在项目实施主体方面,除相关职能部门外,乡镇党委政府、扶贫工作队均 可作为项目业主进行项目发包管理。在发包方式上,有的实行公开招标,有的实行询价采购,有的未经正规 程序直接发包。在施工建设资 质管理方面,有正规厂家组织施工,也有不具备资 质的社会人员施工。各类业主对项 目建设要求、程序在认识和 执行上均存在一定偏差。
 
二是资金复杂。农村太阳能路 灯项目资金来源渠道多,有上级扶贫专项安排、专项扶持资金、发达地区帮扶资金、财政“一事一议”投入和部门自 筹资金等,这些钱的使用 和监管松紧程度各有不同,让个别想搞权 钱交易的人找到了机会。
 
三是市价混乱。以当下农村太 阳能路灯采购比较普遍的高杆太阳能路灯为例,市价每套从1000多元到数千元 乃至万元不等。湘西此次清理 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州太阳能路 灯项目最高单价为每盏7200元,最低单价为每盏2800元,多数成交价在4000元至6000元间,个别乡镇、村自行建设采 购的价格为每盏1500元。项目实施中标 价究竟是贵了还是便宜了,仍然缺乏认定标准。
 
四是标准缺失。目前,国家层面或者 行业内对于太阳能路灯缺乏统一权威的质量标准。一盏太阳能路 灯应亮多久、该有多亮、后期保修和维 护保养要承担什么责任等,没有准确参照系。
 
王明高等受访 专家建议,应尽快制定出 台农村太阳能路灯系列质量标准,选择推广优质 节能产品,推出合理的行 业指导性价格,强化推进专业 机构竣工验收及接管审核。只有通过完善 制度设计和落实监管责任,新兴惠民项目 权钱交易才能得到有效遏制。
 
友情链接:      鍖椾含璧涜溅鐜╂硶浠嬬粛     鏄熷厜妫嬬墝骞冲彴   鏋侀